又一款ChatGPT来了,估值300多亿

 2023-02-09    编辑1  

以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世界已然发生了很多变化。

ChatGPT从在一小撮人中流行,演变为一个引发全民讨论的现象级应用。

2月7日晚间,有用户登陆ChatGPT官网,发现这个疲惫的AI已经因满负荷运行暂停服务。

推出不到三个月时间,ChatGPT从在一小撮人中流行,演变为一个引发全民讨论的现象级应用。瑞银集团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1月,Ch atGPT 的月活跃用户数预计已达 1 亿,成为历史上用户增长最快的消费级应用。

ChatGPT绝不只是一场属于大众的热闹,它的背后更是对下一代搜索引擎话语权的争夺。此前,微软已经宣布旗下所有产品将全线整合ChatGPT。动作很快就来了,2月8日凌晨,微软就发布了面向大众的 AI 语言模型产品的重大公告。通过与ChatGPT背后的OpenAI合作,微软给搜索引擎加入了AI对话模型,以支持全新版本的必应(Bing)和 Edge。

搜索引擎市场的老大谷歌自然坐不住了。 除了紧锣密鼓地开发自家的对话模型,谷歌还在2022年底向AI初创公司Anthropic投资了约3亿美元,由此获得10% 的股份,Anthropic的最新估值也已近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00多亿元),而Anthropic的一款ChatGPT竞品正在测试,尚未上线。

在科技巨头准备应对ChatGPT时,海外的一些初创公司已经推出了具有类似于机器人的聊天界面的搜索引擎。 这些应用是否能真正成为谷歌在搜索领域的对手还很难判断。 但要知道,在一年前甚至不会有人问出这个问题。 过去几个月里,以ChatGPT为代表的生成式AI世界已然发生了很多变化。

资本对此概念有多敏感呢? 谷歌刚刚结束的一场直播中,关于另一款ChatGPT竞品Bard的展示遭遇了“小翻车”,错误不断,观感不佳,竟直接导致股价下跌了7.44%。

海外竞对

海外巨头中,谷歌无疑是反应最激烈的那个。

2月7日,谷歌CEO Sundar Pichai 在一篇博文中宣布,谷歌正在开发那个名为Bard的“实验性对话式人工智能服务”。这个产品基于谷歌开发的对话模型LaMDA(Language Model for Dialogue Applications),可以向其提问并获得类似ChatGPT的详细答案。这个应用目前还在内测阶段。

对Anthropic的投资则是由谷歌的云部门进行的。这家科技巨头可能计划将Anthropic的数据密集型计算工作引入其数据中心,以此追赶微软通过与OpenAI的合作在AI市场取得的领先地位。这不,很快Anthropic就在本周宣布,谷歌云是其“首选云提供商”,两家公司将共同开发人工智能计算系统。这不能不令人联想起三年前,微软向OpenAI注资10亿美元,成为OpenAI的独家云提供商。

Anthropic和ChatGPT开发公司OpenAI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20年底,OpenAI 的几位高管离开并创建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Anthropic。它目前正在开发自己的通用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Claude,被业界视为OpenAI 的ChatGPT的潜在竞争对手。

在谷歌投资之前,Anthropic已经筹集了超过7亿美元。2021年,Anthropic获1.24亿美元A轮融资,2022年获加密货币交易所FTX创始人Bankman-Fried领投的5.8亿美元融资,最新轮次的估值已达50亿美元。

不过,它的对手OpenAI资本更为雄厚。2019年7月,在推出GPT-2后几个月,OpenAI获得微软10亿美元注资。随后,微软在2021 年又追加了20亿美元的投资。GPT-3推出后,OpenAI又引来老虎全球管理基金、红杉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今年年初,外媒称OpenAI与投资者谈判以收购要约的形式出售至少3亿美元股份,使得公司估值达到约290亿美元。来自彭博社的最新消息是,微软未来几年计划再将向OpenAI投资100亿美元。

AI技术的突破重新点燃了沉寂多年的搜索大战,巨头之外,也有创业公司瞄准了这个新领域。

搜索引擎开发商You.com推出了YouChat聊天机器人。YouChat和ChatGPT一样使用GPT-3.5 ,利用大型语言模型,会回答问题并能撰写文稿。与ChatGPT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不限于一年或更早以前的数据,因此提取的信息比ChatGPT更新。

成立仅六个月的Perplexity AI同样通过大型语言模型 (LLM) 提供信息。和ChatGPT的不同之处在于,Perplexity会在回答中呈现带有数据源链接的脚注。

搅局者还有Jasper Chat,这是明星公司Jasper推出的生成式AI引擎的聊天机器人。

国内狂欢

判断一个概念市场是否买单,股价是最直观的晴雨表。

海外,数字媒体Buzzfeed宣布计划使用OpenAI的技术协助创作内容,随后股价暴涨近120%,这是该公司股价自2021年12月上市以来的最大涨幅。国内,二级市场上ChatGPT概念股的众生相令人感慨,国外至少是技术竞赛,国内则是股民的狂欢。

一些已然没落的公司搭上ChatGPT的快车,迎来一波意料之外的行情。

2月7日,三六零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的人工智能研究院从2020年开始一直在包括类ChatGPT技术在内的AIGC技术上有持续性的投入,但截至目前仅作为内部业务自用的生产力工具使用,且投资规模及技术水平与当前的ChatGPT 3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各项技术指标只能做到略强于ChatGPT 2。虽然三六零坦承了技术差距,但此消息一出,2月8日,三六零开盘再度涨停。

一些已经从这波炒概念中受益的公司转而撇清关系,规避风险。

2月6日晚间,云从科技海天瑞声、汉王科技等纷纷发布股票交易严重异常波动公告,称尚未与OpenAI开展合作,ChatGPT的产品和服务未给公司带来业务收入。以汉王科技为例,春节开市以来,受ChatGPT推波助澜,这家在2022年预亏损1.4亿的公司连续8天涨停,以至于深交所在2月7日向汉王科技发出关注函。但这不妨碍后一个交易日其股价仍然飞升。

当然,国内市场上也不乏真正在发展这项技术的公司。

此前传言称,百度正在开发类似于ChatGPT 的中文机器人。兴许是怕错过这波热点,2月7日,百度向媒体确认了这一消息。百度版ChatGPT项目名确定为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将于3月份完成内测,面向公众开放。2月7日上午,百度港股涨幅扩大至15%,创去年2月以来盘中新高。

但如果你真正关心技术的进步,这些狂欢也许说明不了什么。有基金经理如是总结:

“AI有可能成为新一轮的科技主线,就像之前的AlphaGo引起的投资热潮,ChatGPT也满足了大家在业绩真空期的一些想象空间。”

机会在哪

真正的机会在哪?

据调研机构CBInsights统计,ChatGPT概念领域目前约有250家初创公司,其中51%融资进度在A轮或天使轮。2022年,ChatGPT和AIGC领域吸金超过26亿美元,共诞生6家独角兽,估值最高的就是290亿美元的OpenAI。

去年流行的AI绘画已经让一部分人了解到AIGC,ChatGPT所在的公司Open AI也推出了AI绘画系统DALL-E。海外,AIGC赛道已经跑出了独角兽。去年10月,AI绘画平台Stable Diffusion背后的Stability AI宣布获得1.01亿美元来自Coatue和光速的投资,投后估值攀升至10亿美元。12月,图片和视频编辑领域的AIGC公司Runwa宣布完成了5000万美金的C轮融资,估值5亿美金。

国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AIGC概念创业公司也迎来了资本的追捧。10月,TIAMAT完成数百万美元天使轮融资和标贝科技完成数千万B轮融资;11月,小冰公司宣布完成10亿元新融资;12月,聆心智能完成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用AI生成3D内容的AVAR成立一年间已经连续完成三轮融资。另一家AI自动化公司跨越星空也在半年内连续完成两轮总计数千万人民币融资,其最新一轮投资方为盈动资本、GGV启航加速计划、奇绩创坛。主导研发超大规模预训练模型的智谱华章拿到数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由君联资本、启明创投联合领投。

有FA告诉投中网,国内的现状是,AIGC项目多,原创大模型项目则很少。

回看三六零的说辞,倒是蛮诚恳。“360在数据资源端有丰富的多模态大数据积累和相关语料,尤其是中文语料,相较于国外同行落后的是预训练大模型和有效的多模态数据清洗与融合技术。”

面对仿佛横空出世的ChatGPT,想要追赶的中国公司面临的是缺乏技术积累、资金不够等问题。毕竟,ChatGPT可是在拥有3000亿单词的语料基础上预训练出的拥有1750亿参数的模型。“OpenAI的GPT对中国禁用,英伟达的A100等高端芯片对中国禁售,我们在做大模型的过程中挑战巨大。”一位AI从业者感慨道。

更何况,在国内开发此类应用还面临更多不可测的风险。

一个小插曲是,当ChatGPT宣布因满负荷运行暂停服务,国内AI公司元语智能推出的类似对话产品则因违规暂停服务。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zhzx/25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