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柔安李邵修知乎小说在线阅读全文_ 江柔安李邵修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2023-03-13    admin  

轰然一句,江柔安只觉得心被撕裂成两半。 李邵修却已经不耐烦赶人:“滚去偏房呆着,少出来丢人现眼。” 话落,他拂手甩袖,将人推开,江柔安踉跄两步,摔倒在地。 男人却连余光都不给她,只带着曹婉儿朝里走去。 两人对话声传来—— “阿修莫动怒,你中的那暗器上粹了剧毒,动怒会加快毒入肺腑,我们得找到晨幽花来救命,要不然你的这一身武艺可就废了……” 江柔安的悲切一顿,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李邵修为大理寺卿,断案缉拿贼寇,武艺对于他何其重要? 江柔安最后望了一眼男人冷情的背影,毅然出了府。 纵然被他的无情伤到,可身为圣医谷传人,她自小被师傅教导要救死扶伤,实在无法眼睁睁看着李邵修变成一个废人…… 深夜。 京郊一片漆黑,只听得雨打树叶声。 从早到晚,江柔安耗尽精力,终于在荆棘林中采得一株晨幽花。 雨水将浇得透湿,她被倒刺划得满身伤痕,衣服也成了染血的破布。 顾不上疼,她跌跌撞撞爬出树林,夜色太暗,她一个没注意忽然踏空,径直从高坡上摔了下去! “嘭——唔!” 狠狠砸在大道上,她疼的痉挛,怀中却依旧小心护着晨幽花。 “哒哒——” 这时,昏暗的月光下,曹婉儿骑着马出现在视线内。 只见她飞身下马,不由分手夺过晨幽花:“师妹,阿修毒发攻心,不可再拖延,我先将晨幽花送回去,你自己慢慢回来!”

她声音很急,江柔安吃力从泥泞中抬头,曹婉儿已经上了马,扬长而去。

江柔安李邵修知乎小说在线阅读全文_ 江柔安李邵修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江柔安咬紧牙关从地上爬起,可下一秒脚踝却一阵剧痛,脚下一滑,身体失力地向身后深渊倒去! 千钧一发之际,躲在暗处的暗卫再也看不下去,飞身冲出来将江柔安救下。 将江柔安扶到一旁的大石头上坐下,暗卫便跪下,言语恳求。 “小小姐,您已经耗费了三年,跟属下回去吧,皇后娘娘和宰相大人说的没错,那李邵修根本配不上您的青睐!” 江柔安全身湿漉,冷得连带着牙光都在打着颤:“我当初为了嫁进李家,已经和家中决裂,如今那还有脸回去见姐姐和爹爹……” 纵然想念,可她如今回不了头了。 雨还在下,江柔安忍住鼻尖的酸涩,挥手告别暗卫:“你走吧,不用管我,若是家人问起,你便说我过得很好……” 暗卫看着江柔安固执的模样,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至少让我将您送回李府。” 江柔安低头拢了拢破烂的衣服,默默点头。 回李府的路上,夜雨渐渐消停,月色也从乌云之中钻出一角。 暗卫抱着江柔安飞檐走壁,直到距离李府百米出,才将她轻轻放下。 “小小姐,您保重。” 话落,暗卫飞身离开。 江柔安看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李府,拖着一瘸一拐的步伐,急切朝大门奔去。 此刻,夫君该是服用了她摘下的晨幽花,也不知道解毒了没有? 可她刚踏进大门,却见李老夫人带着一众家丁满身戾气冲来:“贱人,竟敢大半夜跑出去偷汉子!” 江柔安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巴掌便重重抽向她! “啪!” 她的左脸迅速红肿,紧接着,李府的家丁将她团团围住。 江柔安捂着脸解释:“姑母,你误会了,我是——” “晦气!别叫我姑母!” 李老夫人打完人,火气反而更大,满脸刻薄指着江柔安残破的衣衫:“看看你这破烂的一身!简直丢尽了李府的脸!” “来人!给我打!打死这个不守妇道的、形骸放荡的贱妇!” 江柔安踉跄后退,缓慢解释:“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不等她说完,身后一个棒棍重重打在腰间。 “啊……” 江柔安惨叫倒地,给李邵修寻药,她已经折腾得满身是伤,此时更是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挣扎。 随着棍棒的一声声落下,江柔安再也受不住匍匐在地,几近晕厥。 昏沉间,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大人过来了!” 棍棒声停下,紧接着李邵修一身玄衣,大步而来。 江柔安用尽力气抬头看去,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接。 她的眼眶之中泪光涌现,他的唇色正常,看来已经解毒了。 李老夫人转身看向黑脸的李邵修,又看了眼血肉模糊的江柔安,略有心虚辩解:“修儿,江柔安背着你偷人,深夜才回来,我帮你教训教训,没关系吧?” 江柔安猛然看向李邵修,急声辩解:“夫君,我没有偷人,我晚归是为了去京郊荆棘林给你摘解毒的晨幽花,衣服也是找花时被划破——” “荒唐!” 李邵修打断解释,眉宇间有了怒意:“晨幽花是分明是婉儿为我寻得,她为此还中了花毒,至今昏迷不醒!这种功劳你也敢抢?” 李老夫人见此,厉声喝道:“晨幽花身上有剧毒,寻常人触之即死。曹小姐是圣医谷的的传人,有‘妙手丹仙’之称,只有她才摘得下花,你撒谎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不,你们弄错了。” 江柔安强撑着身体上的疼痛,摇头辩解:“曹婉儿她只是圣医谷的外门弟子,我才是圣医谷的传人。” “够了。” 李邵修再一次打断,看向江柔安的眼神更加厌烦。 “全云朝的人都知道,‘妙手丹仙’自小在圣医谷学医,三年前出谷游历,研制的医方造福我们云朝将士,而你三年前嫁进了我们李家,连京城都没出去,也敢无耻冒充?” 江柔安哽住,她虽然人在京城,这三年却也在药庐研制方子,献给了陛下,她真的没有撒谎! 她颤抖着爬过去,扯着李邵修的衣摆哀求:“夫君,你信我一次……” 男人却一脚踢开她:“愚蠢无知,你确实该被好好教训。” 话落,他甩袖离开,不带一丝情感。 得到李邵修的态度,李老夫人直接下令:“给这贱人打够二十大板后,关进柴房,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话落,家丁的板子又重重落下,江柔安看着李邵修离去的背影,眼中的光一点点熄灭…… 整整二十大板,要了江柔安半条命。 被家丁扔进柴房后,她已经陷入昏迷。 隐约间,她好像听到了喜乐锣鼓声,回到了嫁给李邵修的那夜。 她在喜床上,红盖头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掀开,入眼是男人俊朗的眉眼,她按耐不住心中的雀跃。 “夫君……” 然而男人却冷眼将盖头甩在她脸上:“滚!” 下一秒,江柔安从梦中惊醒。 天边又漆黑,耳边还真的听到了锣鼓敲打的声音。 江柔安抬手按住胸口的悸动,撑着身体的疼痛朝柴房的门边爬去。 这时,柴房的门被毫不客气地推开,一个丫鬟骂骂咧咧闯进来:“真倒霉,外面大人和曹小姐的定亲宴热热闹闹的,偏偏我被派来伺候弃妇!”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33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