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安鱼周司晏(柳安鱼周司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柳安鱼周司晏最新章节

 2023-02-13    admin  

翌日,柳安鱼亲自督促管家置办了棺椁和白绫,很快老夫人病重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又过两日,等外面传得人尽皆知了,柳安鱼让谨烟去请来了城西青石巷的刘神婆。 这刘神婆五十来岁,早年丧夫,一直干着这种装神弄鬼的营生。 “三夫人,您放心,我已经通了鬼神,只消开坛做法,无论三爷的魂在哪儿都能招回来。”刘神婆拍着胸脯道。 “麻烦仙姑了,我们这就去三爷坟上吧。” 说着柳安鱼站起身,只是刚走到院门口,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玉莲挡住了去路。 “三夫人,老夫人说这神鬼之事最好别沾,只怕妨碍活人,请您将此事作罢。” 柳安鱼微微一叹,“可三爷游魂在外,乃是老夫人的心结,害她老人家夜夜梦魇,我这当儿媳妇实在心疼。这招魂一事虽然不可全信,但试一试也不妨,至于妨碍活人,刘仙姑,你怎么说?” “断不会妨碍活人,请老夫人安心。” 玉莲顿了一顿,“老夫人说作罢就作罢,三夫人难道要与老夫人对着干?” 啪的一声! 柳安鱼直接甩了这玉莲一巴掌,“好一张脏嘴,竟将本夫人的孝心说成是忤逆老夫人。” 那玉莲挨了一巴掌,着实有点懵。 往日里这三夫人一向和气,甚至有些软弱,尤其对老夫人,那是唯命是从的,对老夫人身边的人也有几分敬畏,怎么今日这般嚣张了? “滚开!” 柳安鱼喝退玉莲,带着刘神婆继续往外走。 那玉莲没招儿,只得赶紧往东院跑去回禀老夫人。 等柳安鱼他们来到府门口,那玉莲复又追了上来。 “三夫人,老夫人与您有话说,请先移步东院。” 柳安鱼蹙了蹙眉,“良辰不可错,还是……” “老夫人说有非常重要的话与您说。” 柳安鱼心里暗笑,这老东西果然怕了,怕这神婆真把谢子安的魂魄给招来,正主成了傻子。 慈母啊,真让人感动! 来到东院西屋,老夫人已经坐起身了。 “谁让你请神婆的,你要做什么,害我轩哥儿不成?” 一进门,这老夫人便疾言厉色的质问。 柳安鱼故作委屈,“母亲,您这是什么话,我不是听了您的,说三爷成了孤魂野鬼,我心疼他,这才找的神婆给他招魂啊。母亲,我怎么会害三爷,活人才会被害啊。” 老夫人噎了一下,“我没让你自作主张!” “可母亲病得这么重,我也不能坐视不管。许把三爷的魂儿招回来,您身子也会好转。” 一说病的重,老夫人忙遮掩般咳嗽了几声,而后装作虚弱的靠回软枕上。 “你若真有孝心,那就救救你二哥,我……” “母亲这话说得,好似我只要肯爬周司晏的床,您的病就能立马好似的。这让外人听了,还以为你故意装病逼我呢。” 老夫人又是一噎,这柳安鱼怎么好像突然开窍了,变得又精明又刻薄。 “我便是病死,也不求你了。” “母亲,儿媳知您说的是气话,这就带刘神婆去给三爷招魂儿。”柳安鱼周司晏(柳安鱼周司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柳安鱼周司晏最新章节 “你回来!” “母亲请安心,今晚定不会再做噩梦了。” “快回来!” 老夫人急得起身,三两步上前抓住了柳安鱼。 “母亲,您这……”柳安鱼一脸惊奇的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忙装头晕,“快扶我回去。” 柳安鱼将人扶回床上,忧心道:“母亲,您这脸色越来越没有血色了,可是不能耽搁了,我还是……” “我病了,你给老三招什么魂儿,许是我邪气入体……没错,我夜夜做噩梦,许是我身边有不干净的东西,你让那刘神婆给我驱驱邪吧。”老夫人道。 驱驱邪而已,有则驱之,无则也没关系,总比真给她的轩哥儿招魂儿好。 柳安鱼一拍手,“母亲说的是,我竟没有想到。” 老夫人松了口气,“那你把那刘神婆请来吧。” “儿媳这就去,先让刘神婆给您驱邪,若是病没见好,再去给三爷招魂儿。” 老夫人:“……” 第十二章买个小丫头 柳安鱼就守在外面,刘神婆在里面做法。 谨烟去里面瞄了一眼,回来跟柳安鱼说:“里面白烟弥漫,呛得人都喘不过气来,那婆子还烧了一碗黄符水让老夫人喝,那黑乎乎的一大碗还掺着狗血,呕。” “喝了吗?” 谨烟一脸惊奇,“还真喝了。” 柳安鱼笑,这刘神婆能做这营生,忽悠人的本事肯定有。老夫人本就有点信这个,再加上她也不能无缘无故就好了,只能硬着头皮喝了那碗黑汤。 等刘神婆出来,柳安鱼又给了她一锭银子,便把人打发走了。 不到天黑,东院就传出消息来,说老夫人大好了。 “谨烟,你去把刘神婆将病入膏肓的老夫人治好这事传出去,最好街头巷尾的都知道。”柳安鱼道。 谨烟不解,“为何啊?” “我有其他打算。” 这一夜,柳安鱼睡得极不安稳,倒不是别的,而是饿的。饿得前胸贴后背,饿得想吐,但又吃不了东西。 第三天,她起床后走路都是软绵绵的,可还是出门了。 “夫人,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谨烟撩开车帘看了一眼外面,脸上有不解有担心。 这里是东城念善营所在,这里住的都是犯罪入监或被斩首流放的官员家眷。 他们不是犯人,但因为被抄家,背上奴籍,而被赶到这里,等着买主上门买。 但其实一般人家不爱买这里的奴,一来是不想惹麻烦,尤其是官宦人家,毕竟这里的人涉及很多大案,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牵连。二来这里的人曾经都是养尊处优的,哪会干粗活儿,买回去也没用。 柳安鱼下了马车,首先看到的便是很大的木栅栏将路给拦住了。而栅栏内处处都是低矮的茅草房,有些塌陷了,有的被风掀了房顶,有的残破不堪。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里面,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穿着破烂的衣服,又脏又瘦。 此刻他们都涌到了栅栏前,一个一个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她。 “夫人,买走我这小女儿吧,你看她很乖很听话的。” “买走我儿子吧,他力气大,能干粗活。” “夫人,买我吧,我会做女红,我还……我还能伺候男主子。” “我什么都能干!只求夫人给我一口饭吃!” 里面跟炸了锅似的,还有人往这边涌过来。 这时几个穿粗布短打的男人上前,将他们喝令一番。而后一个尖嘴猴腮的走到柳安鱼跟前,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 “夫人,我是这里的牙子,您想买个丫鬟还是小厮,买个孩子也行,从小调教。” 柳安鱼让谨烟给了这牙子一锭银子,“你让这里面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站出来,我挑一个。” 那牙子拿了银子,乐颠颠的去安排了。 很快,十多个小姑娘在栅栏前站成一排。 柳安鱼一眼望过去,却没有她要找的那个。 “全部都在这里了?” 牙子哈腰点头:“没您满意的?” 柳安鱼心思一转,淡淡道:“这一个个又瘦又弱,风一吹就倒,我哪来的满意,要不算了。” “别别,还有呢!”那牙子冲身边一个汉子使眼色,“把昨儿关起来的那个叫出来。” 那汉子脸上竟露出惧色,“那小东西凶得很。” “闭嘴,赶紧去!” 不多会儿,两个壮实的大汉押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丫头过来了。那小丫头闷声挣扎着,让两个大汉缚着她都吃力。 她穿着滚了一层土的破烂衣服,头发锈成一团,脸上黑乎乎的,因为太瘦,显得眼睛很凸出很大。 眼珠黑白分明,死死盯着,如发怒的老虎一般,透着嗜血的狠。 二人将小丫头押到柳安鱼面前,皆是满头大汗。刚要松口气,那小丫头猛地一转头,咬住抓着她肩膀的大手,一口见血。 “啊!”那大汉惨叫一声。 另一个忙揪住小丫头的头发,可也晚了,她生生咬下那大汉手上一块肉。 那大汉疼得全身发抖,挥起铁拳要打。 “打坏了,可就卖不了好价钱了。”柳安鱼道。 那牙子一听,忙冲大汉摆了一下手,“夫人,您要买这小丫头?” 谨烟有点被吓到,忙在柳安鱼身后小声道:“夫人,可不敢要这么凶的。” 柳安鱼笑笑,走上前两步,那小丫头一下冲到她面前。 第十三章上辈子认识 柳安鱼也是吃了一惊,不过稳住了,没有后退一步。 “夫人!”谨烟一脸担忧。 柳安鱼摆了摆手,示意谨烟不必紧张。 她看着小丫头,微微弯下腰,与她平视,“我可以带你离开这里,让你吃饱穿暖,不必受这些人欺辱。” 小丫头呲牙,满口带着血。 柳安鱼见小丫头自脸颊到脖子下面有一道血痕,像是被鞭子之类抽的,想来被虐打过。 她叹了口气,道:“很疼吧?” 小丫头眼神怔了一怔,接着又露出凶相。 “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请求,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跟我离开这里。” 小丫头看着柳安鱼,见她看她的时候,眼里有疼惜,还有说话的样子也好温柔。 于是试着说道:“我要我娘的玉佩。” 柳安鱼松了口气,“好。” 她站直身子,转头看向牙子,“她的玉佩呢?” “我可没有见过……” “我买了,绝对比你拿去当铺卖的多。”说着她冲谨烟点了个头。 谨烟又拿出一锭银子,在牙子面前晃了一下。 牙子呲着黄牙又是一乐,忙从怀里掏出一翠绿的玉佩,“这玉质普通,不是什么上品。” 见到那玉佩,小丫头又开始挣扎。 牙子忙扔给谨烟,同时从她手里抢过那银锭子。 谨烟也有点怕这小丫头,紧着放到她面前。 见小丫头不挣扎了,两个大汉才把她放开。小丫头忙捡起那玉佩,珍视的擦着,可她手很脏,于是越擦那玉佩越脏,急得都哭了。 柳安鱼蹲下身子,拉起小丫头的手擦了擦,“想哭就哭吧,但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上一世发生饥荒时,普通百姓家尚有饿死的,更何况这善念营。 饿殍满地,惨不忍睹。 没死的逃出善念营,可整个京城都乱了,逃出去也的也活不成。 当时她在街上捡到子衿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带她回府。 因为缺少粮食,府上的饭食是定量的,一人一天只能吃一顿,主子还好点,能有两顿饭吃。 如此情况下,自然没法再多养哪怕一人。 于是她和谨烟就把她们的饭匀出来给子衿,三人硬撑着熬了过去。 后来子衿为了救她被乱刀砍死,等她找到她,已经成了一摊血肉,样子都看不清了。 那时,她也不过刚十六岁。 柳安鱼往外走,回头看子衿,见她落她几步跟在后面。 她上马车时让她一起,她摇头不肯。 柳安鱼劝了几句,实在劝不动,也得让车夫走慢一点,好让她跟上。 谨烟打开车帘,往后看了一眼,唏嘘道:“她身上有伤,走路一瘸一拐的,看着实在可怜。” “等回到府上,你给她请个大夫看看。” “好,不过夫人,你去善念营是特地找她的吗?” “嗯。” “你认识她?” “上辈子认识。” 谨烟嘟嘴,只当柳安鱼故意骗他的。 回到府里,谨烟找来的大夫给子衿诊脉,说是内里没什么问题,其余是外伤,只消抹一些伤药,好好休养就是。 谨烟先带着子衿洗了澡,而后帮她上药,再拿自己的衣服给她穿。 等收拾好了,再出来,竟是长得很可爱的小姑娘。滴溜溜的大眼睛,两个小酒窝,只是太瘦了,看着有点怪。 子衿眉宇间有股英气,毕竟是将门之后,而且自小练武,武功高强。 当天晚上,柳安鱼还是没怎么吃东西,躺下后就饿得辗转反侧。她气得坐起身,看着小腹,莫名委屈的想哭。 想她活了大半辈子,什么苦都没吃过,什么难熬不过去,现在反而有些矫情了。 有什么好哭的,她自己要留下这孩子的。 想是这样想,可眼泪却不听话的掉了下来。 正这时,帘子打开,一黑影晃了进来。 借着月色,柳安鱼看到是子衿。 “外面有人。”她闷声道。 “有人?” 柳安鱼吃了一惊,这半夜三更的,谁在外面? 子衿是高手,耳聪目明,而且警惕性很高,只要有动静,她就能知道。 “咱们去看看。”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6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