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夕月厉英南知乎全章节小说-沈夕月厉英南全文无弹窗阅读

 2023-02-12    admin  

沈夕月踉踉跄跄的跟上他,进了里屋。 厉英南让神色各异的佣人都先离开,独自审视着沈夕月:“说吧,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沈夕月猛地抬头:“是不是夏曦又跟你说了什么?今天在凯悦欺负我的人,都是她安排的!” “噢?” 厉英南冷笑:“温氏集团的公子哥,也是夏曦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能安排的?” “另外,”他将一叠照片摔在沈夕月身上,任由那些照片四散飘落,铺洒一地,“夏曦什么也没说,她的朋友在凯悦遇见你和温嘉树,才把这些照片发给我。”

“你还有什么可辩驳的?”

沈夕月厉英南知乎全章节小说-沈夕月厉英南全文无弹窗阅读

沈夕月僵着身子,低头一瞧,她和温嘉树先后进会所的照片、温嘉树揽着她一路疾行、俩人神色紧张的特写...... 拍摄者的视角和特写都极其恶毒,不知内情的人看上一眼只怕都会误会。 偏偏厉英南连半分信任也不肯给她。 “录音...对,我还录了音。” 沈夕月拼命在身上翻找着,待看见那个因为拉扯而破损的口袋,她面上的血色褪尽,不住的摇头辩解,脸色惨白。 “证据不见了?你是不是又要扯上夏曦。”厉英南的耐心耗尽,知道她什么证据也拿不出来,眼中的失望再也藏不住。 “七年前我相信他是一厢情愿,七年后,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沈夕月,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几天之后,沈夕月才明白他所谓的报复是指什么。 第10章他的报复 沈夕月成了这个家里的透明人,也成了整个圈子里的耻笑对象。 夏曦带着辰辰在外边补课,厉英南下班会去接他们,到了辰辰睡觉的时间再让司机把他送回来。 沈夕月能见到儿子的时间少之又少,她用尽办法,也没能有机会对厉英南说清误会。 因为厉英南从那天起,一次也没回过家。 他一反常态的,出席商业活动不断更换女伴,有时候是夏曦,有时候是世家淑女,甚至是风头正盛的明星嫩模。 但他一次也没有通知沈夕月。 沈夕月突然开始后悔了。 她甚至卑微的想,因为夏曦的到来,厉英南回家的次数变多了。 她从前太傻,哪怕是冲着这一点,她也该好好对夏曦。最起码,她还能见到自己的丈夫。 哪怕他爱上了别的女人,她也会假装看不见。 电视、报纸、网络...... 沈夕月像着了魔一样搜寻厉英南的信息,只想能多看他一眼。 新闻报道里,厉英南正在接受采访,他两手揣兜身姿挺拔,话语里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如果忽略旁边那个女人将胸蹭在他的胳膊上,沈夕月大概还能欺骗自己他是在工作。 “厉总,听说您和夫人已经分居,在办离婚手续了,是真的吗?”

厉英南扫记者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无可奉告。”

离婚...... 厉英南要跟她离婚,所有人都知道了,只有她不知道。 连个解释的机会也不给,这个冷血的男人就给七年的婚姻判了死刑。 沈夕月有如当头喝棒,脑海里嗡鸣声不断,怔怔愣在那儿。 她死死撑着沙发扶手,才没有即刻晕倒,只不过连骨节泛白的手指都透露出痛苦。 发现厉英南爱上别的女人的时候,她也从没有想过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 他不要她了,她的世界就此崩塌。 “妈妈,你怎么哭了?” 辰辰踮起脚尖,努力用柔软的小手为她抹去泪珠,稚嫩的面容上满是疑惑不解。 沈夕月心里一暖,强打着精神笑道:“现在才三点,你怎么回来了?” 话语未落,家门口就跟着进来了一堆人,他们拿着一箱一箱的的东西,训练有素的开始挪动客厅的家具。 沈夕月一惊,握着辰辰的肩膀焦急问道:“是不是你爸爸要搬家?快说。” “妈妈你弄疼我了。” 辰辰的声音带着委屈,厉英南刚刚进门瞧到这一幕,忙过来拉过儿子,怒道:“你这是做什么,有气冲着我发。” 沈夕月含着泪,拼命摇头:“不是这样的,御晟,我一直有话想对你说......” “今天我们很忙,有事明天再说。” 目光触及到刚刚进门,指挥着工人满脸得意的夏曦,沈夕月一瞬间便懂了。 “我早该知道,没有夏曦,你根本不会回家。”她摇摇欲坠,莹润的双眼里盛着无限的哀伤和悲恸。 厉英南的手指握了下,突如其来的烦闷感堵在那儿,找不到宣泄的出口。 沈夕月永远是隐忍的,温柔的,体贴的,她从来没有用这样难过的眼神看着他。 这些天隐隐出现的心神不宁的感觉,在这一刻变本加厉的涌了上来。 厉英南再也无法忽视心中的慌乱,漆黑的眼睛盯着沈夕月:“今天回家是准备给辰辰办一个party。” 在他解释更多之前,夏曦笑嘻嘻的走过来,揽住辰辰,悄悄捏了他一下。 辰辰会意,立刻将沈夕月往楼上推,大声叫嚷着:“是啊,妈妈可以回避一下吗?” “同学们等会就来了,你在楼上躲着,不许下来。” “妈妈你快点!别耽误我们玩游戏!” 小小的人并没有多少力气,但沈夕月看着厉英南并不反驳,漠然的看着她的样子,心如刀割,竟被辰辰一直推到在楼梯上。 背脊撞上大理石台阶,沈夕月痛极,倒吸了一口气,仰面想缓一缓。 厉英南脸色一变,蹲身想要抱起她:“你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 这一撞,似乎是终于把她混乱惊惶的思绪撞清楚了。 沈夕月推开他的手,拼着一口气,只想从他口中得到一个答案:“厉英南,我只问你一句,你也想让我躲起来,让夏曦取代我的位置吗?” 第11章丢人 厉英南眸光闪动,似是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 两人四目相接的这一瞬,被夏曦尖利的嗓音打破。 她强行让保姆拦住想要看妈妈的辰辰,回头见厉英南心软,立刻冲过来隔开了两人:“呀,我看见辰辰的好朋友进了院子了。沈姐姐你连法语都不会,害得厉先生和辰辰被人取笑就不好了。” 今天来的孩子和家长非富即贵,夏曦死也不可能放过这个宣示自己女主人地位的机会。 只要今天成了,以后她就是默认的厉夫人。 夏曦当下加大力道,扶着沈夕月就往楼上走去:“快,不然就来不及了。” 只看她面上焦急的神色,她就是个关切学生的好老师。但掩藏在两人衣袖之下,她的指甲已经深深陷入了沈夕月的皮肉里,掐的胳膊一片青紫。 夏曦急了,不依不饶的吼道:“你别拖辰辰后腿,你快呀!” 厉英南站在那紧蹙着眉头,一言不发的样子,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沈夕月崩溃了。 这些年为厉英南吃的苦在眼前一一闪过,她真的受够了。 她是厉英南明媒正娶的妻子,是十月怀胎生下辰辰的母亲,她结婚前也是家里千娇万宠的小女儿。 她剖出一颗心,给予了一个女人能付出的全部,再坚硬的寒冰也该被焐热了。 她拼什么只配躲在楼上的杂物间里,隔着一道冰冷冷的墙壁,被这些人将自尊仍在地上狠狠践踏? 她用尽力气摆脱夏曦,冲几层台阶之下的那对父子说道:“我今天约了人逛街,12点才回家,你们不用担心我坏事。” 沈夕月挺直了背脊,忍着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痛,咬牙往外走去。 她还记得走后门,不要撞上儿子的朋友,给他丢人。 背后的目光有如实质,黏在她的背影上,是眸光沉沉的厉英南。 她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让厉英南抬脚就要跟上去。 “御晟!”夏曦拉住他,“沈姐姐哪有什么朋友,她逛街逛到那么晚,恐怕又是去找温嘉树了。” 厉英南一顿,成功被阻住了步伐。 他烦躁的甩开夏曦,揉乱了头发,没有理会她的哭诉挽留,径自进了书房。 沈夕月一走,他忽然连敷衍夏曦的心思都没了。 “小姐,我们店10点就要打烊了。” 沈夕月对咖啡店店员尴尬一笑,走上了空荡荡的大街。 太冷了。 冬日里凌冽的寒风有如冰刀,刮在身上,不断带走人的体温。 沈夕月冻得手脚已无知觉她话说的决绝,却因为走得匆忙,身上一分钱也没带。 这些年她出于责任,一日日的被禁锢在那个家里,她除了照沈人,什么也不懂。 12点前,她还能去哪? 她脚步虚浮的走在冰天雪地里,只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 终于寻到一处报停,她艰难的坐在台阶上,想要捱过这一场风雪。 “世界之大,竟没有一个我的容身之处......” 纷飞的大雪染白了沈夕月的眉毛,她喃喃自语了几句,就失去了意识。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6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