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机长,丫头再不想原谅你了(霍北晟姜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霍机长,丫头再不想原谅你了全文阅读

 2023-02-11    admin  

姜穗挂断电话以后,开始难受的呕吐。 她知道自己吃了药不能喝酒,可她还是喝了。 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被人挖了个洞,疼得她站都站不稳的时候,她还是恐慌起来。 不能死,如果死了,这世上还有谁会替她收尸呢! 眼泪默默地流,她连死,都没资格。 视线越来越模糊,姜穗最终打给了唯一的朋友,冷双双。 电话接通后,她已经开始呼吸不畅,但还是咬牙说完:“双双……救救我,我不想死……” 冷双双赶到的时候,姜穗已经昏迷在地,她连忙将姜穗送到医院。 推到急诊室的路上,医生看到了姜穗手中紧攥的药瓶,他拿起一看,是氟西汀。 “这是治疗抑郁症的药?” 冷双双心中一惊。 抑郁症,这是怎么回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道里面情况如何的冷双双手里只能死死攥着那瓶药。 越等越恐慌的她,想要打电话给霍北晟,可两人已经离婚,对方也有了新欢,这让她迟疑了。 这时,冷双双想到了副机长欧阳! 她刚打完电话,急救室的门就被缓缓拉开。 …… 正在机场的霍北晟,心脏蓦然传来一阵阵钝痛,仿佛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 这时,他一抬眸就瞧见欧阳脱下机长服匆忙奔跑的身影,他直觉上前问:“发生什么事了?” 欧阳脚步不停:“姜穗出事了!” 闻言,霍北晟呼吸一窒:“我和你一起去。” 欧阳看了他一眼,虽然有些疑惑霍北晟为什么会不知道,但是想到他们是夫妻,便没有拒绝。 霍北晟他们赶到医院时,就见冷双双满眼通红的站在抢救室外,整个人木愣愣的。 霍北晟脚步一顿,快步走到冷双双面前,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见姜穗闭着眼静静地躺在那里。 一向冷静理智的霍北晟怔在原地。 欧阳也面容震惊:“怎,怎么回事?” 似乎是作为回应,就见姜穗床前的医生,抬手将被子慢慢盖上她的容颜。 “患者:姜穗。入院时间2020年11月24日下午三点十分,死亡时间四点十五分。” 霍机长,丫头再不想原谅你了(霍北晟姜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霍机长,丫头再不想原谅你了全文阅读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霍北晟从来没一刻清晰的感受到这句话的意义。 直到姜穗苍白的面容完全被白布覆盖,消失在他眼前,霍北晟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 霍北晟直直的看着姜穗,抬步上前,却有千斤重。 冷双双红肿着眼,看着出现在这里的霍北晟,目光满是愤怒,令霍北晟心惊。 “霍机长,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居然出轨,穗穗有重度抑郁症,生不如死,你就只管自己风流!” 霍北晟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冷双双见他沉默,只觉得心中怒火更甚:“医生说,她是求生意志不强,她为什么求生意志不强,你心里有数,霍北晟!你别以为你有权有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乘务员就不敢开口,你辜负了我的好姐妹姜穗,你就是个渣男!” “啪!”的一声,冷双双说到激动处,甩了霍北晟一巴掌。 还揪着霍北晟的衣领,愤怒的看着他,似乎要把他千刀万剐。 一旁的欧阳见冷双双这么冲动,连忙拦住她:“冷静一点,这里是医院,姜穗肯定也不希望你们闹成这样。” 欧阳想到在罗马遇见姜穗时,她看霍北晟那充满爱意的眼神。 想到这,他眼中不可抑制的闪现一抹失落。 冷双双在欧阳的劝导下冷静下来,眼底只剩一片落寞。 她站直了身子,低声说。 “你知不知道姜穗有多爱你?你一句话,一个看她的眼神,她都珍之重之,只要能和你在一个航班上,即使隔着驾驶舱,也能开心好久!” 霍北晟高大的身躯消沉下去。 “算了,你要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吧!” 冷双双用手掌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 一旁的医生再次出声:“请问你们三位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她丈夫。”霍北晟抢先回答。 冷双双纠正道:“已经是前夫。” 她清楚的知道姜穗有多爱霍北晟,能下定决心离婚,一定是对这份感情失望透顶。 医生有些为难:“抱歉,我们要通知死者的父母签字。” 霍北晟喉咙干涩:“签什么字?” “将死者移入太平间。” 闻言,霍北晟仿佛遭受了天大的打击,身躯僵在原地,但很快又强装镇定:“我给她父母打电话。” 可冷双双忍不住说道:“穗穗的父母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霍北晟却说:“我有办法。” 见状,冷双双也不再说话。 霍北晟拨通了姜父的电话,对面传来姜父醉醺醺的声音:“喂,谁啊?!” 他将电话递给医生,医生对电话那头说:“您好,是姜穗家属吗?” “你是谁?” “我是仁安医院,刚为您女儿做手术的医生,最终没有抢救无效,宣布死亡,需要家属的签字,将她送入太平间。” 话音落下,对面就传来姜父破口大骂的声音。 “你是骗子吧,姜穗怎么可能死,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祖师爷,骗到我头上来了。” 对面沉默半晌又继续说:“还是姜穗串通你来骗我,不想赡养父母了,你转告她,她不愿意也得给老子养老送终!” 医生蹙眉:“姜先生,您夫人呢?” 接下来一连换了三个人接,都是这个答案。 姜母毫不在意地说:“姜穗怎么可能是,死了也正好,别再给我打电话。” 姜想吊儿郎当:“死了就死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 医生叹气,没想到会是这种答案,他当了这么多年医生,从来没遇到过这么离谱的家人。 这时霍北晟将手机拿回来,嗓音沉稳:“我是霍北晟,你们可以将签字的权利转交给我。” 对面的态度立刻就不一样了。 随后,霍北晟打开扩音,里面传来姜想的声音:“我们自愿将签字的权利转交给姜穗的丈夫,霍北晟。” 霍北晟看着医生,对方点头,他挂断了电话。 签完字,霍北晟迈着沉重的步伐上前,极短的距离,却是那么的遥远。 好不容易,霍北晟来到了姜穗面前,他缓缓蹲下身来,隔着被子抱住她的身躯。 这一刻,仿佛全天下都只有他们两个人。 许久,霍北晟仿佛听到了一丝心跳声,他一把把被子掀开,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探了探姜穗的鼻息:“她还有呼吸!” 第十二章 爱而不自知 “怎么可能?” 欧阳,冷双双异口同声。 医生笃定地说:“这位先生,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这是不可能的,她已经宣布死亡。” 霍北晟看着姜穗的躯体,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护士将姜穗的身体推走,三人跟着在后面,两个男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站在太平间门口许久,冷双双开口:“穗穗去世得突然,什么都没有准备,只能待在冰冷的太平间,要知道,她可是最怕冷了。” “等我们转备好一切,再来接穗穗。”欧阳说。 霍北晟垂在两侧的双手握拳,连胳膊都是颤抖的。 他一言不发的就走了。 出了医院,一阵秋风袭来,霍北晟只感觉从未有过的冷。 这时,霍北晟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王助理打来的。 “霍总,巫娜欣小姐找不到你,现在在机场等,她说她一定要等到你。” “让她回去。” 霍北晟吩咐了一句就挂断了。 没有飞行任务的时候,他就在南华航空担任总裁,处理公司事务,今天的霍北晟西装革履。 他坐回车上,只感觉车里闷得他要透不过气来,将领带扯开透气。 看着阴霾的天气,霍北晟不自觉的发动车子。 等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霍北晟发觉自己竟然回曾经两人住过的房子。 他推门进门,里面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显得格外的空荡。 霍北晟心底升起一股难过的情绪。 他抬步缓缓走进卧室,就看见地上洒了一地的药片。 阳台的门大打开,剧烈又冰冷的风吹拂着窗帘,床单凌乱。 霍北晟心蓦地一沉,他能想象到,姜穗在这里痛苦挣扎的过程。 那个时候,她肯定很想他能在她身边,可是他却离开了她! 霍北晟坐在姜穗曾经坐过的地方,靠在床脚,缓缓闭上眼,仿佛在感受对方曾经受过的痛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天亮坐到天黑,霍北晟几乎麻木。 霍北晟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心中虽然有内疚,但是更多的,是他在为失去她而难过。 回想着离婚前三天的相处,他才明白,原来他们可以相处得那么甜蜜,可以那么亲密,和谐…… 对他来说,他数年来平静无波的心,也充满了波澜。 霍北晟不知道这是不是爱? 他从来没有爱过人,不知道,他是不是爱她而不自知? 霍北晟撑着床沿起身,来到了酒柜。 发现柜台上有开封的红酒,脑海中回想起自己接到的电话,就在不久之前,她还醉醺醺的控诉他为什么骗她? 姜穗还告诉他,她爱他! 但是,她说她累了,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如果,那个时候他就能察觉到不对劲…… 想到此处,霍北晟开了一瓶酒,灌了下去。 喝了将近一瓶,霍北晟温柔的眉眼逐渐深邃。 他拎着瓶子,慢慢的走回床上,躺下去,感觉被子底下有什么硬物咯着自己,伸手去摸。 霍北晟迷糊中,好像摸到了一本厚厚的本子。 他翻开第一页写着:2008年7月10日,盛夏,我第一次遇见霍北晟的那天……

相关Tags:心情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6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