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姝江墨彦「时姝江墨彦全本小说」_时姝江墨彦最新章节阅读

 2023-02-10    admin  

电梯抵达,江墨彦抬步进去,抬手拍了拍被碰过的衣袖,眼底尽是厌恶之色。 李梦溪没跟上,刚才江墨彦的眼神吓坏了她,她立在原地脸色苍白,像她这种‘富人圈的玩物’,入不了江墨彦的眼,是他方才的‘默许’给了她错觉,她有自知之明。 晚上,时姝本来就没有想回家的意思,正好同事要换班,她便同意了。 想到要一夜不归,有意叮嘱江墨彦记得吃饭,刚拿出手机又犹豫了。从来都是她事无巨细巴巴的往上凑,什么时候能改掉这个臭毛病? 已经决定要彻底放下、离开这里,酝酿了整整三年了,不能因为他突然回来,就动摇。 她承认自己看到他的时候还是会悸动,但也绝不允许自己再犯贱,反正从一开始,就是她一厢情愿。 半夜来了一台急诊手术,结束时已经早上六点了,天空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时姝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毫不夸张的说,出了手术室,看东西视线都带重影。 做手术的时候需要长时间精力集中,那并不比体力活来得轻松,稍有不慎,可是一条人命。 回到办公室稍作休息之后,她换好衣服踏着清晨的薄雾回家。 看着树立在晨辉中的江宅,她突然有些感慨,这里是她自以为的归属,里面住着她最爱的人,却不属于她,是她痴心妄想霸占了这么多年。 她二十四岁了,江墨彦比她大三岁。 都说男人三十而立,他又这么多金有才,外貌出众,和别人结婚是迟早的事,这么多年,她终于学会主动退出,不再给自己找不痛快。 累了一晚上,进门置身熟悉的环境,身体的机能就开始不受控制的陷入睡眠状态。 甩掉脚上碍事的鞋子,真想把手提包随手丢下,回房间美美的睡上一觉,可是一想到江墨彦不喜欢乱糟糟,她还是耐着性子把换下的鞋子收拾好。 她不知道,她的所有行为都被站在楼梯口的男人尽收眼底。 她半闭着眼迷糊着撞在了一堵‘肉墙’上,男人蹙眉不悦,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她羸弱的手腕,稍稍用力,冷声斥道:“给我站稳了!” 时姝稍稍清醒了几分,抬眼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她以为这个时间他在睡觉…… 晨光透过落地窗挥洒进来,投下一片片斑驳的光影,那光恰好洒在江墨彦身上,冷厉的五官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微光,显得柔和了一些,夺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时姝看得愣住了,无论是五岁,还是即将到来的二十五岁,她看他时,每一眼,都是心动。

“你不是心外科么?怎么会出现在妇科?”

时姝江墨彦「时姝江墨彦全本小说」_时姝江墨彦最新章节阅读

江墨彦突然调转了话锋,他问的是昨天,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妇科跟李梦溪相遇。 时姝有些茫然,很显然,累极了的她脑回路跟不上他的。 突然,眼前一阵黑暗袭来,她有些慌乱的挣开江墨彦的手,扶住了楼梯扶手:“有什么回头再说,我太累了,要先休息。” 说完,她没去看男人变得震怒的脸色,浑浑噩噩的回了房间。 她没意识到,就在刚刚,这是她从始至终,第一次,主动甩开江墨彦的手,从前,她一直都是被甩开的那个。 下午在闹钟声里惊醒,时姝极不情愿的睁开眼,整个人还没从浓浓的睡意中脱离出来。 天知道她多想就这样窝在被子里睡个天荒地老,可是不行,下午有钢琴课私教兼职,价格不便宜,算是兼职里来钱最快的活儿之一了,她可不能错过。 收拾好化了个淡妆下楼,刻意放缓了步伐,观察到江墨彦不在家,她才恢复常态,在他眼皮子底下,她总是下意识的小心翼翼,怕引起他的反感,可试问过去的哪一天,哪一分哪一秒他不讨厌她? 今天兼职的地方她是第一次去,乘了半个多小时的车到了一处别墅区,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身价不菲,所以给的价格也比一般的要高。 走到雇主家门前,摁了门铃,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的阿姨出来打开了大门:“是来上课的时老师吧?快进来。” 跟着阿姨进门,隐约听到里面有断断续续的钢琴声传出,毫无章法,看来学生是个新手,她得用点心了。 等看到学生的时候,她有些哭笑不得,是个七八岁的小丫头,长得水灵动人,穿着粉色的蓬蓬公主裙,可是那满脸的不屑是怎么回事?瞧不起她么? “你就是我哥给我找的钢琴老师?这么年轻,你确定你会弹琴?这架钢琴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不光价格贵,还有特殊的意义,你有那自信用你那双爪子碰我的琴么?” 小丫头开口就出言不逊,时姝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指,谦虚道:“我觉得,我这双‘爪子’应该有这个资格吧。” 小丫头噘噘嘴,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出了位置:“弹来我听听,要是不满意,你就立马走人。我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 时姝嘴角抽了抽,这是夸还是贬? 走到钢琴前坐下,试了试琴键音色,这架钢琴各方面状态都不错,价格也贵得令人咋舌。 她不打算用特别复杂的曲子征服这个小丫头,所以即兴弹了一段儿,小丫头眼神都变了。 一旁的阿姨忍不住夸赞:“不愧是少爷找的人,那小姐就交给你了,我先去忙了。” 小丫头终于放下架子软了下来:“时老师,你刚弹的这个叫什么啊?我都没听过。” 时姝蹙眉浅笑:“没有名字,只是……当我想到一个人的时候,心理情绪的迸发罢了。” “那个人,一定是让你十分压抑,是你喜欢的人吧?” 突然,门口传来了富有磁性的声音。 小丫头飞快的跑过去:“哥!我喜欢这个老师,把她留下吧!” 时姝扭头看去,猛然一怔:“秦风?这里……是你家?” 秦风和她是大学同学,那时候的秦风不像现在这样西装革履,总是埋头苦学,像是穷苦的学子,别人大学在谈恋爱,他眼里只有课本知识。因为个子高,外貌出众,没少收到过情书,但是没有一个人成功。 时姝不会说的秘密是,秦风追过她,当然,她拒绝了,那时候……她除了喜欢江墨彦之外,还和江墨彦长期保持着‘亲密关系’,她没办法去爱上别人。 时隔几年再见,她是稍稍有些尴尬的,要是早知道是来秦风家里,她可能会犹豫。 秦风倒是没有她的扭捏,像是不记得当年的事了:“对,我住这里,以前没看出来吧?朋友给我介绍钢琴老师,我看到你的信息,以为只是同名,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妹妹脾气有些不好,以后每个周末就麻烦你费心了。” 面对秦风清澈的目光,时姝有些不自在的抬手挽了挽耳边的长发,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不麻烦,是我应该做的。” 周六、日,每天下午三小时,时薪五百,这价格足够让她风雨无阻了,她现在唯一不能拒绝的,就是金钱。 等课程结束,秦风提出要送她回家,还没等她开口婉拒,他就找到了正当理由:“外面马上要下雨了,你应该不会想淋雨。” 他说话时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上了车,秦风很自然的拿出手机:“加个微信,方便以后给你转账。在你之前有好多个钢琴老师都被小家伙撵走了,现在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时姝也没扭捏,加好联系方式说了声谢谢。 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起当年的事,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很快,车开到了江宅大门前,雨这时才淅淅沥沥的从高空落下来,之前的宁静也逐渐被嘈杂的雨点声覆盖。 “时姝,我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不可能。” 刚下车的时姝没听清秦风的话,疑惑的问道:“你说什么?” 秦风笑了笑:“没什么,你快进去吧,别淋湿了。” 站在屋檐下看着秦风的车开远,时姝眸子沉了沉,她方才是没听太清楚,但是稍稍那么解析一下,还是能明白他说了什么,她只能装没听见,她这样的人,配不上他。 雨越下越大,时姝小跑着进门,手机响起了提示音,是来自秦风的微信转账,她收了款,不吭声觉得不礼貌,于是礼貌的打了一行字:下雨路滑,小心一些。 突然听到脚步声靠近,她恍然抬头,对上了江墨彦阴沉的眼眸。 他早就回来了,身上透着刚洗过澡的沐浴液香味,换上了宽松的家居服,多了几分随和。 她下意识问道:“吃饭了吗?” 江墨彦没有回答,反问道:“谁送你回来的?” 她老实回答:“大学同学。”她没打算说自己兼职的事,没那个必要,他只会觉得她在装模作样。 时姝疼得脸色发白,她不知道江墨彦是怎么知道她兼职的事的,更不知道哪里又惹得他不痛快。 她咬着唇没吭声,不想解释,也没必要解释,反正在他眼里,她母亲当初是因为江家有钱才带她上门,害得他父母离婚,这点她无从辩解

相关Tags:喜欢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6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