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爱难缘(林美丽秦玉)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示爱难缘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2023-02-09    admin  

大书桌上全是夏浅浅和秦风做的计划书,散落得满桌都是,连地上也飞出去好多张。 对此,他没有丝毫怨言,默默将自己的工具搬到角落里,依然专心玩着泥巴。 偶尔,他会起身,洗干净手,给我送饮料过来。 秦玉的卧室、工作室、卫生间,全都是符合残障人士生活的设计。 在他自己熟悉的环境里,他的行动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分别,连盲杖都放到墙边不用了。 但因为我的出现,地上散乱的书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过来呀。」我坏笑着喊。 我这小小的恶作剧,让秦玉感到很无奈。 他站在拦路的书籍面前,冲我摇摇头,露出一抹苦笑。 这神情,就像是家长面对家里做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包容而宠溺。 看了三天计划书,我感觉我的眼睛也快瞎了,见他站在书籍面前不肯过来,我放下手里的工作,跳到他面前。 秦玉笑了笑,把饮料递给我,温柔地说:「你休息一下,这几天你太辛苦了。」 我不置可否,拿过饮料来到窗前,一口干掉,长吁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一回头,就见秦玉站在身后,微微侧着耳在听我的声音。 那样的专注,那样的可欺。 我放下杯子,踮起脚抬手拨了拨他整齐的头发,触感丝滑,我有点爱不释手,捣成了一个鸡窝。 「秦玉,你怎么这么好欺负啊?」 我这么捣乱都不知道反抗一下。 秦玉耳尖微红,他伸出手,有力的手臂箍住了我的腰,微用力把我整个人往上提了一下,这样我就不用费力垫脚了。 我的视线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轻松就能薅到他的头发。 他俊脸上染了一抹红潮,声音低低的,羞赧地说:「让你欺负。」 啊这这这……秦玉你是不是在勾引我! 「真的可以欺负吗?」 「嗯。」 「随便我怎么欺负吗?」 「……嗯。」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心想。 9 「那要公主抱。」 我听见秦玉在我耳畔轻笑了一声,紧接着突然就把我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吓我一跳。 「秦玉,你学坏了。」我说。

他笑了几声,仿佛得逞了的感觉。

示爱难缘(林美丽秦玉)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示爱难缘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我指着床边说:「往左。」 秦玉抱着我缓步朝左走。 我又让他往右,他听话往右,由着我胡闹,直到把他的方向弄乱。 「我们现在在哪里?」失去方向的秦玉疑惑地问。 我笑了笑,靠在他耳边说:「床边……」 抱着我的手臂明显紧绷了一瞬,室内突然安静下来,我们俩谁都没说话,他只是低头微微侧着头听我的呼吸声。 「咚咚——咚咚——」 是我的心在跳? 不,是秦玉的。 像是打雷一样,剧烈而急促,我靠在他怀里,听得一清二楚。 「可以吗?」他哑声问。 耳畔的胸膛里随着他的声音传来震动。 我抬头看向他的脸,完美得如同上帝亲手雕刻出来的绝世佳作,此刻,这张完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濒临崩溃的神情。 秦玉这就是这样,哪怕已经忍耐到极致,也从没见过他爆发。 我忽然升起坏心,想要看看他爆发的样子。 于是,我拽着他的衣领,令他被迫倾向我,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只一瞬,眼前天旋地转,秦玉半跪在我身侧,强有力的双臂撑在我颈旁,将我整个人禁锢住。 我瞥见他脖子上的青筋凸起,整个人微微颤抖着,仿佛理智与冲动正在天人交战。 我突然意识到,他根本没有迷失方向,只是在纵容我罢了。 因为,这里是他的地盘。 「真的……可以吗?」他又问了一次,呼在我脸上的热气几乎要将我灼伤。 这样的小心翼翼,让人感觉酸涩得难受。 「秦玉,你个傻瓜。」 我嗔骂一声,主动吻了上去。 10 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 坐在床边的秦玉好像自闭了。 他喊我我不应,他轻轻推我我不理,空旷的房间里安静得让人不安。 就在我被统子嘲笑的时候,一声「对不起」在我头顶上方响了起来。 秦玉躺在我身后,伸出手试探着过来抱我,见我没拒绝,将我整个人搂进怀里。 「对不起,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他声音低哑,很是无措。 我一脸蒙,他为什么要道歉啊? 「这是我第一次和喜欢的人结婚,我不知道要怎么跟你相处你才会开心,我知道我很笨,总惹你生气……」 「但如果我做得不好,请你一定要跟我说,我马上改正……只求你不要不理我,我害怕你不理我,你这样我心里好难受,难受得快要喘不过气……丽丽,你理一理我好不好?」 我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看见他红彤彤的眼尾,内心满满都是罪恶感,急急辩解道:「我没有不理你啊!」 「真的吗?」秦玉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丝哭腔,似乎我再晚一点钻出被子,他就要哭了。 「唉,」我深深叹了一口气,转身主动抱住他劲瘦的腰,「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秦玉:「还有之前……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碰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把你弄疼了。」 我一脸无奈,「理解理解,下次控制一下就好了。」 见我真不生气了,秦玉长舒了一口气,皱紧的眉头也展开了,紧紧抱着我,眷恋地蹭着我的脸。 「你会给小风的项目投资吗?」他突然问。 我:「蛤?」 统子啧啧叹道:「兄弟情深啊,为了弟弟,哥哥直接使出美男计,宿主你可不要上头啊!」 我:「滚!」 11 上头还是上头的。 我预计投资的五个亿。 秦风那边划拨两亿五千一百万。 夏浅浅那边划拨两亿四千九百万。 统子:「原来秦玉在你心里就值两百万啊!」 「再多嘴信不信我直接摆烂?」我不爽地威胁。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5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