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丫头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桑愔愔傅宴珩 )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桑愔愔傅宴珩 )

 2023-02-08    admin  

 “谁?”     傅晏珩敏锐察觉到门外有人。     桑愔愔则一声不吭地起身,接着将医疗箱放回原位。     面色平静地说:“你在这休息吧,我等下还有戏要拍。”     说完,她就走了出去。     傅晏珩看她平静无波的模样,暗自攥紧了拳。     殊不知,桑愔愔刚离开他的视线,就止不住的懊恼。     怎么一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     要不是有意外发生,她都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想到刚刚的动静,桑愔愔转身瞥了一眼四周,却没有任何发现。     她便没有放在心上。     无人注意角落里一闪而过的白色衣角。     拍摄现场。     桑愔愔专门找到贺明,表达了想继续拍摄的想法     “导演,我可以再拍。”     贺明却不同意:“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先休息几天,等找好状态你再争取一条过。”     说完,他就准备去忙其他了。     随后,又像是想起什么,跟她提了一嘴:“对了,正好我们剧组今晚有个内部聚会,记得来啊。”     桑愔愔连忙应了下来:“嗯,好。”     等贺明走远,她拿起手机给许薇发了条消息。     结果没多久,许薇就风风火火赶来:“怎么样?我听说片场出事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     被许薇这么一提醒,桑愔愔眼前忽然闪过傅晏珩青青紫紫的后背。     她眼眸微闪,对许薇说:“等下,我去休息室收拾东西。”     路上,桑愔愔一直在想怎么样才能显得自然。     结果等她打开门的刹那,什么都言语都不需要了。     因为里面空无一人。     面对这种情况,桑愔愔怔愣了下,随即在心底反问: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她待在原地几秒,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     黑色保姆车内。     “因为出了片场意外,导演让你调节心情放了好几天的假,你是怎么想的?”     许薇偏头问。     桑愔愔腿上放着剧本,正在翻阅,抽空应了句:“嗯?”     “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天,你准备真的休息,还是继续工作?”     闻言,桑愔愔停下翻阅的动作:“我还有其他工作?”     许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当然!你对自己是有什么误解吗?你要不要看看你上热搜的次数?”     “那我今天的行程是什么?”     许薇就知道她会选择继续工作,拿出笔记本:“原本的拍戏取消了,等下有个《QL》杂志封面的拍摄,晚上剧组聚餐。”     桑愔愔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拍完封面结束,差不多是剧组聚餐时间了,许薇忙将桑愔愔送过去。     晚上七点,金泰大酒店。     桑愔愔差点迟到,有人借此想趁机给她灌酒。     全被宋景琛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     桑愔愔看在眼里,朝他投以感激的目光。     就在这时,赵倩倩举着一杯酒过来:“顾老师,上次的事情我想向你道歉,我敬你一杯,就当赔罪。”     说着,就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桑愔愔却没有任何动作,赵倩倩故意大声说:“拍戏有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情,希望你能谅解我。”     这下剧组所有目光都聚集到这边。     桑愔愔不想惹麻烦,就拿起酒杯轻轻抿了口,然而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尽管如此谨慎,她还是中招了!     刚找借口出门没多远,她就身体一软晕了过去。 他的丫头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桑愔愔傅宴珩 )小说最新章节列表(桑愔愔傅宴珩 )     “桑愔愔?”     傅晏珩看着怀里软得像一泥,面色酡红的桑愔愔。     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他记得《长安天下》剧组确实是在这里聚餐。     那桑愔愔这副模样又是怎么一回事?     傅晏珩正沉思,桑愔愔适时的发出一声难受地嘤咛声:“嗯……难受……”     来不及细想,他忙将桑愔愔横抱起进了电梯,然后直达酒店上方专属的总统套房。     打开房门,将她放到卧室柔软的大床上。     此时,桑愔愔脸上红晕布满,睫毛卷翘又浓密,红唇娇艳欲滴。     正张嘴难受的直哼哼,偶尔还能窥见里面的粉嫩。     见此,傅晏珩眸色微暗,艰难地逼自己移开眼。     准备抽身离开。     他清楚的明白,留下只会将桑愔愔越推越远。     然而事与愿违,傅晏珩才刚走一步,衣角就被桑愔愔扯住。     “别走……”     傅晏珩喉结滚动了下,他没办法无动于衷。     他脑中闪过无数要离开的理由,却败给现在的桑愔愔。     想到这,他在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掌摸了摸她滚烫的脸颊。     酒店橙黄的壁灯下,桑愔愔更美了。     自从分开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像这样仔细打量过她的容颜了。     看着她睡得毫无防备的样子,心头又冒出无名火。     如果今晚遇上的人不是她,而是其他男人,又该怎么办?     只是想想这个可能,傅晏珩周身的气压就变得更低了。     这时,桑愔愔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有个男人在她身旁。     她喉间发涩,咽喉里像是被火烧,浑身上下燥热不已。     “渴……”     傅晏珩只好倒了一杯水递过去:“给你。”     桑愔愔现在根本听不进傅晏珩的话,自然也不会伸手去接。     傅晏珩没办法,只得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一点一点喂进去。     喝完了水,桑愔愔的情况一点都没有改善,反而更加严重。     在他身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     傅晏珩下颌线瞬间紧绷,低声咒骂:“该死,那群人到底给你灌了什么?”     他像是一只蛰伏的野兽,拼命压抑着掠食的欲望。     房间里只剩喘气声。     良久,傅晏珩终于动了。     他去浴室在浴缸里放了些冷水,而后将桑愔愔放了进去。     刹那间裙子被打湿贴合在身上,显露出她姣好的身材。     傅晏珩移开眼去找浴巾。     谁知,就这一小会,桑愔愔就开始呜咽起来,嘴里不停地说:“……冷。”     傅晏珩用大浴巾包裹住将她抱起,给她换了套房里自带的睡衣。     做完这一切,他重新把桑愔愔放回大床上,替她盖好被子,就打算离开。     谁知,桑愔愔翻了个身,口中念念有词:“……别丢下我”     傅晏珩怔了下,像是想起了什么,神情晦暗不明。     翌日清晨,桑愔愔慢慢睁开眼,刚睡醒的意识逐渐回笼。     她一眼就看清了头顶上陌生的天花板。     脑中顿时浮现出她晕倒前的一幕,这里是?!     桑愔愔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紧接着她就发现身上被人换了睡衣。     霎时,各种不好的念头涌入脑海。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走进卧室。     四目相对,桑愔愔整个人愣住。 第二十三章     傅晏珩!?     他怎么会在这里?     桑愔愔此时脑中混乱至极,她是昨晚晕倒前就碰上了傅晏珩的,还是中途被他救下?     傅晏珩倒是没多大反应,他语气很淡:“醒了就记得给你经纪人回个电话。”     闻言,桑愔愔忙找到自己的手机,果不其然上面显示32通许薇的未接来电。     这下子想都不用想,肯定会被这家伙给批斗死。     桑愔愔捏着手机,下意识转头看向傅晏珩。     他衣衫整齐,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上一颗,竟莫名有种禁欲感。     她突然想到,恐怕昨晚的睡衣也是他换的。     傅晏珩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你那个样子,我不能不管你。”     他语气不带一丝温度,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既定的事实。     桑愔愔想问是什么样子,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     沉默许久,她就只说了句:“谢谢。”     谁知,傅晏珩一双眼眸紧盯着她,似笑非笑地问:“准备怎么谢?”     桑愔愔难得被噎住。     想了想,好像的确好几次都是被傅晏珩救下。     到底要怎么谢,桑愔愔还没想好。     她是想跟傅晏珩再也没有瓜葛的,但就目前看来似乎没可能达成。     一想到这,桑愔愔就懒得跟他争辩,直接问:“我衣服在哪?”     傅晏珩将一个袋子丢到床上,里面全是新买的衣服,连吊牌都没有拆过。     从内衣到外衣,一应俱全。     她看到内衣时,目光怔了下,这是她的尺寸,分毫不差。     这种极其私密的事,明晃晃地昭示着他们两人以前的婚姻。     桑愔愔垂下眼睫,指尖不由自主的攥紧:“我要换衣服了,请回避。”     傅晏珩沉默着出了卧室,将门关上。     她很快就换好衣服,当即就要走。     却被傅晏珩一把拽住手腕:“你去哪儿?”     桑愔愔不明所以回了句:“回家。”     这让傅晏珩反而拽的更紧:“我想,我们应该谈谈你昨晚上遇到的事情。”     桑愔愔转身看他:“没什么好谈的,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说完这句话,桑愔愔就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了。     傅晏珩看着她的背影,目光冷沉。     桑愔愔一出门,就给许薇发了了条信息:“来金泰接人。”     发完后,想着许薇应该没那么快来,桑愔愔就去酒店吃早饭了。     这家酒店保密性做得挺有名,桑愔愔就放松了警惕,没有躲着人群。     在到达早餐区的时候,有一个中年啤酒肚的男人过来问路。     桑愔愔讨厌这人黏在她身上的眼神,就直接找来酒店经理,把人推给他,然后就再也没管这件事。     二十分钟后,许薇发来消息说到了。     桑愔愔就随意收拾了下,走到酒店门边,上了黑色保姆车。     不远处,一道白光一闪而过。     才刚上车,许薇的眼刀就飞了过来。     “你还记得联系我啊?昨晚你突然失去联系,我差点报警了知道没?”     桑愔愔抱歉地笑了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中招。     明明已经很小心了,难道是酒杯有问题?     桑愔愔想不通昨晚会有什么人会想害她,在场唯一有摩擦的也只有赵倩倩。     直到晚上,桑愔愔才渐渐确定是谁在背后搞鬼。     因为此时热搜第一——     “某顾姓女星自甘堕落,离开前夫后立马榜上金主!” 第二十四章     配上今天早上桑愔愔在酒店时遇到的油腻中年人照片。     看上去煞有其事的样子。     桑愔愔冷笑,她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从赵倩倩开始,他们就针对她下了个套。     奈何有傅晏珩这个变数,才没让这些人得手。     娱乐圈里面的有些人为了往上爬,是什么龌龊手段都使得出来。     也难怪傅晏珩会嫌弃这个圈子的人脏。     桑愔愔正沉思着,许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们已经在尽力公关了,但是最好的办法是找出证据,你有没有找出什么思绪?”     桑愔愔想了想:“先给造谣的人寄一份律师函吧,然后找酒店的负责人,要求查监控。”     “第二条行不通。”,许薇顿了下“我们在事情没发酵之前就去联系了,但是对方一直拿我们没有权限搪塞。”     桑愔愔沉默了,难道这件事情还得要麻烦傅晏珩?     据她所知,金泰虽是楚家的产业,但傅家股份占比有百分之十五之多,是完全有这个资格去调查监控的。     桑愔愔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嗯,我会想办法的。”     挂断电话,桑愔愔点进微博,打开评论。     “???我没眼花吧?这不是傅总前妻,怎么离个婚还眼瞎了?”     “笑死,最大的靠山没了,就去自甘堕落了。”     “哇,我还蛮磕她的颜,没想到她会是这种人。”     ……     诸如此类的言论,比比皆是。     桑愔愔捏紧手机,她不能坐以待毙了。     与此同时,傅氏集团。     傅晏珩正埋头看文件,目光却是不是落在毫无动静的手机上。     正在汇报工作的助理察觉到傅晏珩的目光:“傅总,有什么问题吗?”     傅晏珩收回视线,冷声回:“没什么,你继续。”     他的指骨不知不觉轻敲桌面,思绪飘远,现在这种状况,桑愔愔会不会来找他帮忙?     然而另所有人的没有想到的是,桑愔愔直接来了个反向操作。     她打着自己的旗号,开了个直播。     网友们闻着八卦过来的,却没想到被一张纯天然无瑕疵的脸了怼个正着。     桑愔愔没开过直播,所以不知道其实现在已经开播了。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盛世美颜!”     “天哪,她怎么保养的,真的好好看!”     “我宣布,册封你为我101位互联网老婆!”     ……     等到她看到满屏的‘老婆’才后知后觉,朝屏幕挥挥手:“大家好,我是桑愔愔。”     然后就开始跟网友们互动,他们问一句桑愔愔就答一句,看起来乖得不得了。     此时,黑子们也涌进了直播间。     “长得这么妖艳,看起来就不像个好的。”     “你不解释解释今天的热搜吗?”     “怪不得傅晏珩不要你,要我有这么放荡的老婆,我也要甩了她!”     “你的金主没给你资源吗?怎么还在自己搞直播?不会白陪睡了吧?”     ……     这些黑子层出不穷,管理疯了又封,根本堵不上。     很明显看得出来是水军。     而桑愔愔也知道要澄清的话,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刻。     于是,她正色道:“以上内容实属子虚乌有,我会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名誉。”     然而没想到,黑子的一句话,就被带偏了节奏——     “那你就拿出证据来啊?你连隐婚都瞒了这么久,谁知道你说的真的假的?” 第二十五章     空气有一刹那凝固。     网友们刷弹幕都卡了一瞬。     桑愔愔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     只能对网友们保证:“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然后就下播了。     同一时间,桑愔愔盛世美颜这个词条,也突然降临在热搜榜前十。     桑愔愔原本还没注意到,是许薇发消息告诉她的。     “快看!你又上热搜了!”     桑愔愔点进微博看了看,心想两天之内上热搜两次,这频率应该没谁了。     指尖在屏幕上轻点了下。     随后她借着热度,发了几条微博顺带宣传了自己的代言跟新剧。     白得的热度,不用白不用。     同时,她也看到了微博很多人站出来力挺她。     尤其是宋景琛,几乎在事情爆发的第一时间,就帮她发博澄清——     “不要随便听信他人的谗言,要用自己的眼睛看清眼前人,我相信她。”     这个‘她’指代的是谁,不言而喻。     看到这里,桑愔愔的心中暖洋洋的,立刻就给宋景琛发了消息:“谢谢前辈帮我说话。”     刚发过去,对面的上方就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结果两分钟过去,对方还是这个状态。     桑愔愔想,估计有什么事情要说吧,不然怎么会犹豫这么久。     良久,宋景琛才发来一句:“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     桑愔愔怔愣了下,这句话就这么难以启齿吗?需要犹豫这么久的时间。     她想着可能是因为宋景琛的性格比较内敛的缘故,随后     回了一句“谢谢前辈。”,就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当务之急最重要的就是拿到金泰酒店里面内部的监控。     她做足了心理准备,犹豫了很久,才给傅晏珩打电话。     电话那端传来几声机械的“嘟”声,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就在桑愔愔想找傅晏珩这个决定到底正不正确,电话就在这时被接通。     在这一刻,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开口。     听筒里满是电流的声音。     片刻后。     “傅总”,桑愔愔先开了口,毕竟她有求于人,“我想谢谢上次您的帮忙,今天下午四点想请您吃顿饭。”     一句傅总,刻意将他们的关系拉得很远。     默了瞬,傅晏珩才开口:“可以,不过地点得我来选。”     听到傅晏珩同意,桑愔愔长舒了口气。     只要答应了就好,别的什么都好说。     双方达成共识,这通电话就圆满结束。     下午四点,景和高级餐厅。     桑愔愔带着墨镜出现在门口,她看到店里的摆设,不确定的再看一眼。     她果然高兴得太早了!     这里居然是主打情侣氛围感的高级餐厅。     傅晏珩特意选在这,到底是什么意图!     “怎么不进去?”     在她愣神间,身后就传来傅晏珩的声音。     桑愔愔转身瞪了他一眼,问:“选在这个地方,你就不怕被记者拍到?”     奈何墨镜挡住了她的神色,根本没有半点威慑力。     “怎么,你怕了?”     傅晏珩径直泰然自若的走进去。     桑愔愔怔了下,跟在他身后:“跟前妻来这种地方,你的未婚妻不会吃醋吗?”

相关Tags:心情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5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