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照顾情敌(谢景林薇)知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一心照顾情敌小说免费阅读

 2023-02-02    admin  

只是他每次回来脸色都阴沉,不发一语,彰显着自己即便成年也不妥协的叛逆。 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会走到阳台,去跟月子中心的医生护士询问白雪和孩子的详情,仿佛只有知道他们安然无恙,他才能安睡。 我们的卧室,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沉寂。 往日他每次回来,我都已经会极尽一切讨他欢心,他也会在我的讨好下变得开心,开心之余,在气氛暧昧下造一造孩子。 可自从白雪出现,他已经很久没再提及备孕的事。 天色已经很晚,他还不睡,坐在阳台的沙发上,看着漫天繁星。 我忽然想起他说他讨厌星星,因为一起看星星,是他和白雪一起做过最浪漫的事,惨遭抛弃,星辰就成了他最讨厌的东西。 可他却在看星星。 我莫名有些喘不上气,有一股奇怪的情绪堵在心田,说不清道不明。 安静了一会儿,我换了一条性感的睡衣走上去,尝试挑起一点他的兴趣。 他却在我靠近的瞬间皱了眉,警告我:「以后别再穿这种东西。」 我难过的当着他的面换下了睡衣,他却甚至没有看一眼的兴趣。 只冷冷道:「她不是小三。」 我微凝,才反应过来,他是为了白雪的事跟我生气。 他气我说他的白月光是小三,气我让婆婆知道了这件事。 「以后别再在我妈面前胡言乱语,你说的话,她会当真,她会误会小雪,我不希望她们之间产生这种误会。」 呵,是啊。 她才是你想要娶的人,她生了你的孩子,迟早要进你们凌家大门,你当然不想让她们之间产生什么误会! 我沉默不语,让他有些在意。 跟他结婚这么些年,我从来都小心翼翼,做小伏低,耍尽一切手段的讨他欢心,从来没像此刻这样的安静。 见我久久不言语,他终于没忍住,抬头看来。 大约看到了我眼里的冷意,他有些过意不去,低眸解释:「我没别的意思……」 「我明白。」 我打断了他的解释,实在没心情,也没那个好脾气听下去。 不用解释。 我很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与凌瑾冷战的第七天,我去了月子中心看望白雪和她的孩子。 我去的时候,她正在给孩子喂奶。 母性的光辉让她本就精致的面容更多出几分锋芒敛去的女人味,盈透滋润,知性温婉,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男人们对会对她入迷。 一心照顾情敌(谢景林薇)知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一心照顾情敌小说免费阅读 她可是个十足的白富美。 从小芭蕾钢琴,又在名牌大学当老师。 是豪门争破头都想要的好儿媳。 婆婆当年,也很想要她这个儿媳。 只可惜…… 「真没想到,凌瑾会娶你。」 喂完孩子,白雪抬眸,淡淡打量了我一眼。 虽然并没有嘲讽的意味,可我已经自卑。 不错,我根本比不上白雪。 各方面,都没有任何可比性。 我贫民窟出身,没好好上过几天学,不务正业,花枝招展,满嘴跑火车,没个正形,当年有许多人都说凌瑾瞎了眼才娶了我这么个除了脸尚且能看其他方面可谓一无是处的女人。 「你不好好去拴着凌瑾,干嘛跑我这来?又要求我别破坏你们家庭?怎么?你对凌瑾那么不信任?你觉得他不爱你?」 爱? 我何尝敢跟凌瑾谈什么爱! 他若能对我有一丢丢的喜欢,我都谢天谢地。 白雪把我问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低头站在那里。 白雪叹了口气,讥诮的笑了笑,望着窗外淡淡道:「感情这种东西,从来强求不来。」 她什么意思,早已不言而喻。 一定是凌瑾跟她说过,他对我没有丝毫感情! 一股莫名的情绪升上心田,逐渐满眼,将我悄悄撕裂。 像是恐惧,又像是伤心。 我擦去眼泪,告诉自己——钱要紧。 回到家,凌瑾正穿着睡衣坐在客厅看电视。 瞧见我,问我去了哪里。 我没好气,一边换鞋一边回应:「你放心!我不会去打扰你在意的人!」 他浅浅一笑,双手抱在胸前,满脸不以为然的慵懒之意,将我戳穿。 「哦?可我听说你今天去了月子中心。」 我心虚的摸了摸脸,故作镇定:「我说了,我要给白雪伺候月子!」 他轻笑,回怼:「月子中心就是伺候月子的地方,不用你。」 我无言以对,憋着一口气蹬着腿上了楼梯。 他却很敏锐,我没上几级就被他扯过手腕,拉进了怀里。 眼前是他扑面而来的气息,我乱了呼吸,闭上了眼睛,却没等到那个我期待已久的吻。 而是有一把钥匙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茫然的摊开手心,发现那是一把公寓的门禁钥匙。 看样子是老式公寓。 「这你是前段时间吵着要买的某民国作家故居的钥匙,得空了,让你那群闺蜜陪你去散散心。」 他……居居居然给我买了那座老式公寓! 要知道那地方的拍卖价上亿,他原本说什么都不肯给我买,说我太奢侈,这样下去会发展成败家娘们! 我欢欣雀跃,搂住他的脖子想要亲吻,他却下意识的躲避,眉眼中透露着几分疏离。

相关Tags:心情浪漫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4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