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瑶谢永泽全文阅读 _谢永泽宋清瑶全文免费 (宋清瑶谢永泽)

 2023-01-31    admin  

深冬,赵国公主府。 锦被之上,宋清瑶又惊醒,忙扯开衣袍,光洁的肌肤上没有斑驳的恶痕,更没有丑陋的伤疤! 不是做梦,她的确死而复生到了三年前。 此刻皇祖父还没被害死,她没被贬入教坊司,依旧是赵国最受宠爱的九公主。 这时,纱帘外传来大总管的询问:“殿下,您落马受惊确实是楚驸马保护不当,但他已经跪了一天,不妨饶过他吧?” 一瞬间,蚀骨的恨意穿透宋清瑶的心脏。 谢永泽,她的好驸马!三年后的赵国摄政王! 自己上辈子的悲惨,都是拜他所赐! “唰——” 宋清瑶扯开帘子,赤脚下地,一眼就见到了仍跪在雪地里的男人。 明明是罚跪,可谢永泽的脊背依然硬挺,列松如翠。 上辈子,她就是被这股清傲吸引,求得皇祖父赐婚。 她一心爱他,他却为了讨好他的心上人苏落落,说她‘作恶多端,荒诞无度’,亲手剥去她的尊严,害得她被活活折磨死! 从前有多爱,她现在就多怨。 让他罚跪,这还只是开始。 上辈子的屈辱,她会一笔一笔讨回来。 宋清瑶捏着鞭子来到谢永泽面前,可他依旧看都不看她一眼。 哪怕隔了两辈子,他的冷漠还是能令她如鲠在喉。 压下心头闷堵,她居高临下质问:“你本是罪臣之子,若不是本宫下嫁于你,你早就被斩首。” “你的命是我的。赏你做本宫的马奴亦是你的荣幸。可你却失职害得本宫惊马,本宫罚你,你可有怨?” “不敢。”谢永泽的声音看似恭敬,却没有一丝愧意。 宋清瑶眸色一恨,她真是怨极了他这从容不迫的模样。 他不是说她恶吗?既然如此,她就恶毒给他看看! “啪——”她猛地一鞭子抽了过去! “本宫昨日说了,在我面前,你该自称为奴!” 谢永泽肩上瞬间透出一道血痕,一旁的大总管倒吸一口凉气,实在不明白,殿下从前最喜爱驸马,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东西都给他。 怎么自三天前噩梦惊醒之后,殿下跟变了个人一样? 被打的谢永泽却一声不吭。 宋清瑶的眼底越来越冷:“好一个临死不屈,不愧是百年世家养出来的君子风骨。” “不过你不愿意,本宫这气没法出,那就只好去罚苏落落了,毕竟昨日是她惊了本宫的马……” 话还没说完,谢永泽就抬眼,终于和宋清瑶对视。 看见男人眼中的愠怒,她心头更怒,立即吩咐:“来人!把苏落落拖去教坊司,那里才是她那个舞女该呆的地方!” “公主!”谢永泽急了。 宋清瑶冷眼扫过去,四目相对,谢永泽轻易就读懂了她的决绝。 搭在膝盖上的手紧握,青筋暴突。 片刻,他终于软下挺直的脊梁,从苍白的唇间挤出一句:“一切皆是奴的错,奴任凭处置,请殿下勿迁怒其他人。” 宋清瑶明明得偿所愿,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上辈子,她为谢永泽筹谋,几乎将他供起来,担心会伤及他的自尊,所以她从来不要求他回应什么。 他从不碰她,她也忍了。 可现在才知道,这男人为了苏落落竟然可以轻易低下头颅。 她很好奇,谢永泽又会为心上人妥协到什么程度呢? 因此她慢慢弯下腰,凑近谢永泽,手指滑过谢永泽青筋跳动的脖颈。 指尖爬上他的下巴,男人直接厌恶扭开脸,躲开她的手指。 生气了啊? 宋清瑶终于有了一丝快意,可这还不够。 “任凭处置,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她忽得勾上男人的衣服,“现在就脱衣服进屋,伺候本宫!” 话落,还不等宋清瑶欣赏男人的屈辱神态,门口却传来凄厉的一句。 “九公主!我已经把你最喜爱的面首带来了,求求你大发慈悲,饶了楚哥哥吧!” 院中忽然死寂。 宋清瑶松开谢永泽散乱的衣领,目光凌厉剜向院门。 苏落落,前世将自己折磨致死的罪魁祸首。 自己还没找她麻烦,她到送上门来了。 一旁的大总管忙俯身:“殿下恕罪,老奴这就派人将她拦在院外,绝不让旁人打扰您的雅兴。” 公主府的人都知道,殿下一心爱着驸马,所谓的面首男宠,只是公主拿来吸引驸马在意的工具罢了。 可惜,谢永泽从来不过问,如今,宋清瑶也无心去解释。 她只冷道:“把苏落落放进来。” 收回视线,她的余光又不受控制落向谢永泽,男人贯常苍凉的眼,闪过显而易见的担忧。 麻木的心仿佛又被蜇了一下,又酸又疼。 而苏落落走近,就‘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哀求:“公主殿下,强扭的瓜不甜,楚哥哥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又何必强逼?” 话是这么说,可这女人的视线一直盯向谢永泽,欲语还休。 若是前世,宋清瑶顾及谢永泽的心意,只装作没看见,暗地里自己消化委屈。 如今,她不痛快,他们也休想痛快! 她握着软鞭,朝阶梯下走去,一字一句居高临下:“瓜甜不甜那也都烙的是公主府的印,区区舞女,也配肖想本宫的东西?” “我没有……” 苏落落被戳破,慌张抬头,求救般看向谢永泽。 谢永泽见状,竟擅自起身将人护在身后。 他黑眸微冷,沉声道:“殿下——” 话刚开口,却宋清瑶被打断:“私闯公主府,妄议本宫,藐视皇族乃死罪,你护着她,是想替她去死吗?” 但谢永泽依旧没有让步,宽阔的身体绷紧,脸上满是戒备。 宋清瑶凝着他的义无反顾,攥紧了手中鞭。 “好,既然你想死,那本宫成全你!” 说完,她看向一侧的大总管,冷声下令:“端两杯酒来。” 不久,内侍端着两杯酒抵达。 宋清瑶把玩着鞭子,一下一下敲着手心,不远处跪着的苏落落吓得颤抖,缩在谢永泽的身后不敢看她。 “呵,”宋清瑶嗤笑一声,上辈子,谢永泽竟然就为了这么个东西弄死了她。 她一时不知道是谢永泽蠢,还是爱他的自己更蠢。 压着火气,她睨向谢永泽:“这两杯酒,一杯有毒,一杯无毒,你们喝了,本宫就不计较你们今日的冒犯。” 话落,她冷冷看着他们,也不催促。 这酒虽毒,却不致命,没有解药,发作起来只会让人疼得生不如死。 上辈子,她被这毒酒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今她当然也该让他们也尝尝这等滋味! 苏落落瞬间吓白了脸:“楚哥哥,不要……” 谢永泽却看向宋清瑶,二话没说,端起其中一杯酒就一饮而尽。 同时,苏落落也呜咽着被内侍灌下酒。 饮毕,谢永泽放下酒杯,冷冷启唇:“殿下满意了?” 男人眼眸深邃,没有半点赴死的胆怯。 宋清瑶心头的火不降反升,正要发怒,突然,好端端的腹部却如喝了毒酒般,撕裂剧痛!

原文链接:https://www.hlwgx.com/yl/24660.html